恍惚中一个长得很清秀的女孩

《一》

阿萝——阿萝——一个男人的声音顺着舞动的叶子飒飒地回荡在森林里。恍惚中一个长得很清秀的女孩,穿着古村落的衣服,捂着吉祥包,在茂密的森林里旋转,似乎在寻找什么。

“你是谁?”她试探着询问,耳边除了风声夹杂的回声外,没有人应她。而那个磁性十足的男音在森林里不停的呼喊着:阿萝——阿萝——

阿萝捂住耳朵痛苦无奈的狂叫:“不要叫了!”等她定睛看时,自己却身处在寨上的街市上,人来人往的购物者纷纷停下来朝她观望。

“对不起。”她抱歉着逃离街区,奔回回村的路上。在跑到村口时,她无意朝那条通向森林的道路望了一眼。路上轻轻飘扬起一层薄薄的烟尘,朦胧中似乎有种东西在闪烁。听老人们说这是条断魂路,只要从这条路走过去的人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生生的走出来,因此多少年来,村里人没有人敢从这里经过,也没有人敢去森林里打猎、伐木。路口处立了一个醒目的牌子,上面写着:断魂路,禁止路过,否则后果自负。谁也不敢轻易去和生命开玩笑,生生被阻隔在路口。

她轻轻的、有些惊悸地从路口旁走过。突然身后响起一个男孩的声音,他在叫她,那声音是萦绕她许久的那种。

阿萝愕然回转身,惊恐地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他还在妩媚地、诱惑地轻轻呼唤着阿萝的名字。男孩长得很帅,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如同黑夜里的星星,不小心掉落在阿萝面前。好看的嘴巴扯出一个迷惑人的形状。乌黑的头发,浓密着女人的神经,一身黑白相间的袍子。袍子,他穿的是一件宽大的、看不到手脚的袍子。

天呀,这是个什么年代的人呀?阿萝傻愣住,以为是哪个调皮的男孩在搞什么狗屁的行为艺术。

“跟我走。”男孩在与阿萝擦肩而过时,轻轻的、有感染的吐了这么一句,脚步直接朝断魂路而去。

“不——”阿萝惊恐着阻止他:“不可以去!你会没命的!”男孩已经步行到路中间,轻轻转过头颅,星星般的眼睛透出水一样的波澜,清纯的没有一丝污染。他微笑着,歪了歪脑袋,玩味的冲阿萝轻轻说:“跟我走。”

阿萝摇着头,惊恐的朝后退着步子,她还年轻她不想轻生,虽然不知道走过去是不是真的不会再走出来,她绝对没有那么张狂的想法。男孩自信的转身继续往前走,身子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阿萝突然抬步追了过去。

“阿萝——别去!”村里的一位大叔看见阿萝跑进断魂路急忙阻止,可是阿萝人已经踏进了茂密的森林。

森林里堆积许多的枯叶,透出一股股腐烂的味道。阿萝小心翼翼地行走在松软滑溜又有些潮湿的叶子上,心情说不出的迷茫。一阵风吹过,树叶朝风的方向奔跑,路面总算被清理出一条不太畅通的路。越往深处走,感觉凉气逼人。努力要偷着进来的阳光也只是被不怀好意的林子挡在外面,些许微弱的光子大胆的溜进来在地上点出一小点金波。

阿萝现在只想知道那个男孩在哪里。

“喂!你在哪里?”她旋转着身子四处乱喊,森林里只有她不小心的脚步声和沙沙滚动的落叶声。

“喂!你在哪里?”阿萝心里开始发毛,强撑着胆量朝更深处走去。

森林深处,很多棵几丈粗的古老树木静谧、安详地伫立着,枝干撑出的华盖完全遮挡阳光的透射,林子下枯败的树叶堆积成小山,散发出阵阵腐烂的臭味。

在一颗大树的树杈上,稳稳地坐着那个男孩。他目视着眼前茂密的树冠,悠悠的说:“真可惜!这么好的树木浪费在这深山老林里。”

“这是什么树?”阿萝对树种一无所知。

“这是黄花梨木,世界上最好的木质,那里还有将要频临绝迹的金丝楠木。你看,它们日复一日的伫立在这寂寞的深山里,得不到本身的价值,多悲凉呀!你们放着这么好的资源不利用,世世代代忍受贫穷,可悲可叹呀!”男孩说着,脸上露出遗憾惋惜之色。

“不是我们不利用,是这条山只有一条路,那条路又叫断魂路。”阿萝奇怪自己居然能安然走过那条死亡之路。正在诧异,男孩开口了:“去找一个人,他会帮你解决的。”男孩说完,倏然不见。空中飘落下一片叶子,恰巧落在阿萝手里,叶子上闪动着一排好看的小字,那是绝凡的名字与地址。

“喂!”阿萝再抬头,人已经不知去向,她十分奇怪这个男孩的行为,他明明可以带她进山里,为什么非要让她去找一个叫绝凡的人呢?忽然一阵鸟叫声,阿萝从睡梦中醒来,却发现自己坐在一棵大树下面的枯叶丛中,手里居然真的握着一片叶子,树叶上面的名字和地址与梦境中的一模一样。她一时摸不清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里。

村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齐聚在断魂路入口处,声音沸腾。阿萝妈坐在地上,哭声震天。村里大一点的几个前辈商议着要不要找人去联系空军,请求派一架飞机空降人员入深山寻找阿萝。有人认为这样太大动干戈了,村寨里几乎能够维持正常的生活就不错了,哪有多出的资金去救一个说不定已经死亡的人呢。大家一筹莫展,那位看着阿萝走进去的大叔还在有声有色的描述当时的情景,人们推断有灵异的东西在召唤、迷惑阿萝走入断魂路。

就在人们议论纷纷、七嘴八舌、胡乱推断猜想时,阿萝从深山出口悠然跨上断魂路走了出来。大家一个个目瞪口呆。阿萝妈张大的嘴巴来不及闭上,瞪着出现的女儿发傻。

等阿萝走到大家面前时,众人一哄而散,一片吆呼声:鬼呀!

阿萝见状哈哈大笑。只有几个胆大的前辈和阿萝妈还在惊奇的打量着阿萝。

“妈。”阿萝甜甜的偎依向妈妈。阿萝妈却触电般闪开,惊恐的问:“阿萝,你是人是鬼?”

阿萝咯咯一笑,伸手给妈妈看:“妈,我是阿萝,真的阿萝。”

阿萝妈颤巍巍上前摸着阿萝的手,感觉到温度后一把将阿萝搂在怀里,喜极而悲。前辈中有人惊叹:“阿萝是女神呀!竟能进入断魂路。”

阿萝挣脱开妈妈对各位解释:“大伯大叔们,我不是女神,而是有神人帮我。他还告诉我,只要找到这个人就可以解去断魂路的千年诅咒。”说着把树叶交给前辈中的一位。大家手手相传,看过后问:“这绝凡何许人也,竟然能解开封印吗?”

阿萝摇头,闪着晶莹的双眸:“我想应该是一位了不起的神人。”

“若果真能除去封印,咱们就可以自由入山,砍柴、狩猎也不是难事了。这深山里可是有很多珍奇树木呀!”一位老者说。大家听好欢呼雀跃。

阿萝点头笑道:“明天我就去找这个叫绝凡的人。”

《二》

“左眼皮跳跳,好事要来到,不是要升官就是快要发财了。”毒一步迈着他的小碎步在屋里一边打扫卫生一边哼歌。这时候,门铃响了。

“等一下。”他以为绝凡又忘记带钥匙。“你老年健忘呀!出门总是忘带钥匙。”拉开门一看,门口处站着一位姑娘。她穿着一身很古朴的衣服,很清纯、文静、干净,看上去像是从古村落里走出来的。

阿萝闪动着湖水般的眼睛,望着面前的大帅哥,很是惊喜。毒一步向来对美女就不缺乏好感,又见她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感觉很崇拜仰慕的模样,更是心花怒放。微笑着扯着嘴角,露出最最酷的造型。

阿萝迷笑哈笑着问:“你是绝凡吗?”

什么?毒一步的脸色立马转阴,又是找他,害我白自恋了一下。“不是。”没好气的回答后,然后又聪明的问了句:“你是他的粉丝吗?”

阿萝闪着弯弯的睫毛,不明白的点点头。

“我不认识他!”说完关门。关上门又后悔了,万一她找绝凡……管她!凡是找绝凡的不是妖就是魔,你看刚才那个女孩那双眼睛,活脱脱像个妖精。想想就起一身鸡皮疙瘩。毒一步拍着自己的胳膊,继续扫地。

阿萝孤零零地走在大街上,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群。她突然特别孤独,孤独的自己抱紧自己,惶恐的四处张望着。口袋里的钱只够她回去打车,今晚找不到绝凡就要露宿街头了。关建的问题是她现在饿了,非常饿。

“怎么办?”她傻瓜似的摸着肚子望着露天小摊上的臭豆腐,那臭臭的味道现在香极了。包包里的树叶突然跳出来滑落,她无力的弯腰去拣。手刚碰到叶子,对面伸来的手快她一下下拣起树叶。他就是绝凡。这不是巧合,是在他与阿萝擦肩而过时,画册闪了一道光芒。他止住脚步,转身时一眼就瞥见了树叶上的字。叶面上的光闪动着绝凡二字,特别醒目。好像就是刻意为了引起他注意。看着自己的名字,他微微蹙起眉头,神秘人又出现了,这一次他能不能查到他的来由呢?自己的来历还没有弄清楚,他能弄清楚神秘人吗?

阿萝用她灵巧的双目观察眼前的男人。他长了一双同那个人一样的眼睛,深邃,冰冷,淡漠。还同样有一张漂亮的脸蛋,一张迷人的嘴巴。只是他的头发要长一些,身上的衣服又入时一点。奇怪的是他的皮带处挂着一个不是很大的葫芦,像是精品店里淘来的小挂件。而且他对树叶这么感兴趣,就一定跟树叶有渊源。于是阿萝猜测着问:“你是绝凡?”

绝凡点头。

“真的吗?啊!我终于找到你了!”她狂笑的有些不淑女的抱着绝凡又喊又叫。

“等等。”绝凡按住跳动的阿萝:“你找我。”难道她是那个神秘人吗?不像。

“恩,也是他让我找你的。”她欢喜的举起树叶,一脸的自豪。

“他?你见过他?”

阿萝点头。

“那他长什么样?”绝凡真的想知道这个对手何许人也。阿萝低下头:“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他为什么不直接面对面和他较量?躲在后面,又到底为了什么?

“这是我们的约定。”阿萝抱歉地望着绝凡。绝凡淡淡一笑:“那你为什么找我?”他从来不会对不开口说实情的人追问。既然他喜欢躲起来藏猫猫,那就让他藏好了,总有一天,他藏累了会自己蹦出来。

“是这样……”阿萝把村里的怪事描述一遍。“村里以前是靠砍柴,狩猎为生的。后来自从断魂路出现,就再也没有人进入过森林了。那片森林荒凉的让人心痛,它都快生病了。森林需要清理,那怕出现一次火灾也是一次换新的方法不是?可是,我们根本靠近不了。所以我才来找你帮忙。你一定会帮我们的对吧?”她看得出来,这个绝凡跟那个男人关系不是很铁。

“好的,我会跟你走一趟。”

“那个,可不可以给我买点吃的呀!”她都饿得前心贴后背了。绝凡点点头:“到家里吃吧,我出门不习惯带钱。”

阿萝高兴的跟着绝凡回到住处。又见到阿萝,毒一步不敢置信。“怎么又是你?”挫败。这女孩还挺执著。

“还好意思说,你这个人好没道德!居然告诉我他不认识你。”阿萝直接告状。人品素质太差了。

毒一步面不改色:“谁知道你是什么什么呀?万一是什么树精藤怪的,我收拾得了吗?”

绝凡笑了笑:“给她弄点吃的吧。”

“为什么是我?我又不是伺候人的。”

“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嘛。”绝凡眨眨眼,示意他这女孩不错。毒一步立即满脸笑容的对阿萝说:“其实我这个人最平易近人了。主要是这个绝凡他人缘不好!跟他打交道的女人都是些妖妖怪怪的,我才狠心把妹妹挡在门外。不然,像妹妹这么漂亮的的女孩,我怎么忍心往外赶吗?”说着就去拿饮料来讨好阿萝。绝凡埋头看画册,也不和他计较这些个人身攻击。阿萝本来就很清纯,毒一步这么一道歉,她反倒不好意思了。

《四》

村里的人真是热情好客,他们围着绝凡和毒一步,又献烟又献酒,还把自家腌制的泡菜,腌肉统统拿到阿萝家招待两人。

阿萝依在绝凡身旁悄悄在他耳边说:“你看看,我们村里的好多女孩对你放电呢。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一个。”

绝凡瞥着这满屋的人,不自然的淡淡一笑。毒一步倒乐得被围观,这感觉真像明星走访。直到傍晚,人群才渐渐散去。阿萝和妈妈去做吃的。毒一步和绝凡屋里坐等。

很老式的古木房子,有点潮湿。屋顶的木橼挂着很多蜘蛛,不知道是懒得打扫还是为了装饰空洞的屋子?

“这房子恐怕有些年头了?”

“不错。”阿萝妈端着炒好的回锅肉进屋。“说起这屋子,可还真有很多年头。不知道是阿萝的第几辈的祖父留下来的。他是个出了名的木匠,也是个了不起的建筑师,在建屋盖房上很有造诣。凡是他建得屋子即稳固又美观,因为他在选择木材上很有讲究。我们村很多人家的屋子都是出自他的手。后来,他有一次进山就没有回来。这些是阿萝爹生前讲给我的,我背得滚瓜烂熟的。”

“您为什么要记那么清楚呀?”毒一步不理解的问。

“当然是为了传给下一代呀!”阿萝妈说得很无奈。绝凡想起阿萝说的断魂路,又听她讲过去的故事,这中间会不会有牵连?他明显感觉到一种微妙的关系。阿萝与断魂路一定有脱不开的关联,不然神秘人不会看上阿萝。难道她也是那十六个女孩中的一个吗?绝凡的心情又无比沉重。以为来到这里,能够离对手近一点,却没想到他不但探不到一丝漏洞,反倒有种莫名的担心。那人的安排似乎都在他自己的掌握之中。他暗中掌控操作着一切,自己倒像是提线木偶被他拉扯着走。这种 纵的感觉一点都不爽!可他又必须按部就班的走下去。真衰!绝凡没有动筷子,对于他来说吃不吃都没什么意义。现在他只想去看看断魂路,去证明自己的的判断是不是对的。

共 994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长得很帅的男孩邀请阿萝一起去断魂路,男孩的声音似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阿萝情不自禁地就跟他进入了断魂路。男孩给了她一片提示的叶子便消失不见了,走出断魂路的阿萝吓了村民一跳,阿萝向村民道出其中原委,村民欣喜若狂。翌日阿萝去找绝凡,向绝凡诉说了各种原委,绝凡答应阿萝同她回村子解谜。来到村子后的绝凡找不到一丝线索,于是就直奔断魂路。在绝凡的努力下,断魂路真的解禁了,村民们兴奋不已,开始争先恐后地上山伐木卖钱,没想到天长日久村民却为了树木的分配起了争执,悲痛欲绝的阿萝离开了,没过多久村子变成了一片荒漠。痴恋绝凡的阿萝想与绝凡同归于尽,推着他跳下了山谷,两个人都死去了。这时神秘的男孩出现了,将阿萝变成了一滩清水。又一个女孩闪现出来,她把阿萝呼唤出来,让她用一个吻救绝凡。阿萝吻了绝凡,绝凡得救了,阿萝却消失了。一段很优美的故事,村民过度砍伐而招致灾祸的情节引发了人们对于环境保护的深入思考,结尾凄美动人,展现了作者非凡的想象力与文字功底。第一点不足,我觉得在于阿萝对绝凡的恋情描写有些突兀,缺乏过度;第二点不足,个感结尾处某些描写略显含糊,如阿萝为何会变成水,后出现的那个女孩的真实身份,这些都是编者搞不清楚的问题,也许是作者想增强文章的玄幻效果吧。以上只是我的个人看法,编者水平有限,如有偏颇还请作者指点,问好!【:独臂西狂】

1楼文友:201 - 15: 1:09 结尾写得如梦似幻,是阿萝的魂魄化成了清水吗?那个后出现的女孩亦是如此吗?向作者请教 边城一浪子,书剑走江湖

2楼文友:201 - 16: 6:59 嘿嘿 女孩子前面也有说过,后面还会有交代。因为这是一部长篇,故意留个悬念。本来投短篇是想改改的,只是懒了一些,没有动笔。谢谢的辛苦!遥祝安康! 80后女人,辛勤的工作者、码字工。

药品库
榆林治疗癫痫病费用
女人经常便秘吃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