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阴夫第三十七章

高冷阴夫(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峰回路转

很多人在无助、绝望的时候会说,我真想试一试从高处自由落体的感觉。但真正到了那刻,才会发现自由落体才是最大的绝望,尤其是被最依赖最信任的人亲手推下。

如果说我开始的挣扎只是为了活下去,那么最近这段时间我做的一切,只是为了纪傲。

崂山派的山峰,真的像纪唯予说的那般高耸,我足足在空中待了一分钟,才接近地面。可能是老天都不愿让我这样痛苦的死去,等待我的是一潭清澈的水。

但身体直接坠入潭水的时候,我还是被巨大的压力逼得窒息,没了知觉。

嫂子、嫂子你快醒醒,快醒醒!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传来,我努力的睁开眼,看到王佐在使劲的摇晃我的胳膊。

我这是在哪里?

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为什么纪傲和唯予都说王佐已经死了,他此刻还会出现在我身边。我还是很放心地问道,至少他还没害过我。

嫂子,你总算醒了。

见我醒来他长呼一口气,接着把我扶起来,问我感觉怎么样。

别再叫我嫂子了。

我有气无力的说道,脑海里再次闪现纪傲狰狞着脸,将我从山顶推下的画面。身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用力搓了搓手便接着问他:我在哪里?你不是已经...

嫂子,咱们现在还是躲在崂山派下面的峡谷之中,他们正在漫山遍野找你的尸体,所以咱们暂时出不去了。

我点点头,算做回答,心里没什么感觉。现在的我连丧家之犬都不如,即便出的去,又能去哪儿呢?

见我颓废不堪,王佐嘴巴微微张开,又合上了,似乎有话要说。

王佐,到现在这个世界上,我敢信的只有你!

你错了,你最应该信得是傲哥!

他听我说完,本来平淡的脸色变得激动起来,红着眼睛开始诉说。

原来他那天封住我们的穴位,折返东门镇去找师父,到了小桥那里已经晚了。师父的坟墓立在族长碑前,前来吊唁的乡亲们还未散尽

高冷阴夫第三十七章

,王佐从他们口中得知是有人发现师父的尸体静坐在她家门口,尸体前的空地上,有一行用血写的小字:想要报仇,就来湘西。

字无疑是罗汉留下的,王佐也能想到这里面有阴谋,但是我和唯予已经带着《育灵手册》离开,他也没了羁绊,孤身赶往湘西。

那天晚上他就被崂山派的小喽啰引到了深山,还是纪傲被困住的那个地方。报仇心切的王佐朝着四周歇斯底里的吼着。骂着,希望能引出来罗汉,哪怕同归于尽也要把师父的仇给报了。可不管他怎么骂,就是没人出来。

就当他浑身力气都耗尽的时候,附近的灌木丛中忽的飘出一道白影。

王佐说,那天晚上山中起了很大的雾,如果不是他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状态,都不会发现那道白影。

白影出现后就向王佐移动过来,速度尤其的慢,仿佛不想让他发觉。但王佐已经感受到了那白影的阴气,暗自加了小心。等那道白影靠近的时候,王佐突然发力身体直接跃起,然后独手夹着来之前准备好的灵符,拍在白影额头的位置。

先发制人后王佐继续出招,却发现被自己灵符打到的白影没有躲闪,更没有攻击自己,就停了下来。不解的问道,你是何方神圣?

别喊,是我!

白影轮廓逐渐清晰,现行的纪傲低声说道,并在王佐发出声音前捂住了他长大的嘴巴。

傲哥,怎么会是你?你不是被困住了吗,刚才你怎么不躲,那一击我可是用尽了全力!

师父离世、与爱人告别的王佐见到好兄弟,格外激动。抓着纪傲的手,不停地摇晃着,表示心中的喜悦。

兄弟,你听着我的话,明白的话点头!

纪傲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边,示意王佐不要出声,而后低声说:被放出来是因为我归顺了罗汉和父亲。

王佐听后眼睛直接瞪大了,开口就要骂人。

别动,继续听!

我想了很久,目前咱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与其被动地跟他们较量,还不如我主动投诚,获取他们的信任,这样才能保住你们。可是罗汉也不是傻子,他需要用我,前提是我拿出诚意。罗汉要我来杀你,他的耳目就在周围,所以我靠近你时速度很慢,这样他们就感觉不到。你那一掌是我故意接下的,这样戏才做的够真。等下我会来杀你,你需要假死。然后自己想办法逃出去,去崂山山底,等白洁!

王佐说完,仰头深呼了口气后,才低头看向我。

纪傲为了救我,才把我推下山,因为这样崂山派的人才会以为我死了、唯予归顺了。咱们才有机会学习师父的宝书,将来伺机报仇。对吗?

我已经想通了一切,纪傲没变。他依旧是那个风度翩翩的白衣少年,独自背负着一切,换回我的平安。感动已经无法表达这种奇妙的感觉,或许人就是这样,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会觉得委屈。可别人对你太好,反而觉得亏欠他太多。

没错,只是有件事我需要和你说明一下。

说。

傲哥为了获取信任,甘愿做了罗汉养的小鬼,所以那天我见他时才会感受到那么重的阴气。说到这里王佐声音变得没底气,像是在乞求般的说这样一来,傲哥就成了半鬼半妖的人,你还会不会...

格外的心疼,却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我说纪傲是我的男人,跟他变成什么样子无关,只要他心里还有白洁这两个字,那他永远是我不灭的英雄。

王佐没再说什么,但他通红的眼睛表现出他对我们这一对的祝福。可惜总有人会在不合时宜的时机出现,打断美好。

正当我们准备离开这里,试着换个地方躲藏时,头顶突然传来啪啪的拍手声,伴随着戏谑的话语:果然是一对亡命鸳鸯,我都快被感动了。不知道罗汉长老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也这么想呢?

我心里一惊,看向王佐发现他也是脸色霎时间苍白,在这里遇到这种口气的认,无疑是我们的敌人。抬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距离我们五十米左右的山体上,一个身着灰色道袍的青年正玩味的看着我们。

见我们看过去,他目光变得犀利起来,将手放在脖子上做了个杀人的动作,然后狂笑一通,双手抓住婴儿手臂般粗壮的藤蔓,双腿急速发力,整个身体飞快的向山顶爬去。

不好,他这是要去报信,一定要拦住他!

我虽然看出他的意图,却因为身上没有任何能力,只能干瞪眼。倒是王佐在我喊出的同时,跃起身子大步朝与那崂山弟子相对的山体攀去。

虽然他的速度不比那人慢,可这样南辕北辙下去,纪傲就死定了。可是我又怕引来附近的敌人,不能大声喊只能原地急得跺脚。

崂山那人离我们越来越远,他的身体在我看来逐渐变成了一刻西瓜大小,我有些绝望了,他的速度太快,王佐追不上的。

不,王佐压根就没追,他只往上爬了不到一百米,就停下了。

就在,我都在考虑以何种方式为纪傲殉情的时候,意外出现。原本已经快要从我眼前消失的崂山弟子迅速从空中落了下来,他嘴中大叫着救命,双手拼命地抓着藤蔓,还是没有改变命运。

他没我那么幸运,砰的一声摔在岩石上,鲜血喷涌,当场毙命。

这时王佐才从另外一边的山体上下来,看着那人的尸体骂道:老子这几天的设计,就是给你这样的人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