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根据友人的昆曲改编

(本篇根据友人的昆曲改编,参照明代凌蒙初“二拍”的拟话本风格,不过在行文中还是杂用了一些现代小说技巧,我戏称之为“拟‘拟话本’”。)

红颜白发还相待,

凋朱成碧胡不归。

情托翰墨江流咏,

心寄管弦月下飞。

这四句诗单表唐代大诗人张若虚的一段奇事。话说唐中宗神龙二年,上元佳节,扬州城内火树银花,流光溢彩。张若虚与至交好友张旭信步其间,且说且笑,意气风发。那张若虚翰墨略比相如,弦歌不让周郎,应诏而举,名登科第,曲江赐宴,章台走马,好不荣耀。今值上元佳节,与同年张旭乘兴还乡,游赏花灯。

一时只见花影婆娑,灯影缭乱,月影翩跹,古之梁园,未必过此。正是:天下明月夜,七分在扬州!

那张若虚发了豪兴,拍栏吟道:“斗转星移灯愈粲,露浓云淡月犹明。秉烛对酒应欢饮,最难栓系,年少生平。”

张旭笑道:“可惜你那凤凰琴不在身边,不然又是一曲妙响!”张若虚道:“虽无琴,亦有意趣。伯高你看,一灯铜雀悲,一灯西子颦。”那张旭亦是当世大才,随口便道:“一灯掷果潘安,一灯免胄兰陵。”张若虚对答如流:“一灯明妃青冢怨,一灯文君白头吟。”张旭与他较上了劲,不肯服输,平生又最酷爱书法,因又笑道:“处处琴瑟相谐,如椽狂草书难尽。”张若虚脱口而出:“抱枕恨独衾。”

张旭听出了言外之意,曲外之音,他是个至诚君子,想到了就直言相劝:“贤弟,人之无妻,如房之无梁。你年介三九,婚姻之事,不能拖了。”张若虚叹道:“婚姻之事,全凭天定,我辈劳心无益。来来来,今日不谈鸾凰,只谈风月。”张旭不好再强,只得罢了。

张若虚遥遥望着明月桥,忽见一队花灯过后,站出个年可十六七的少女,身形纤巧,端丽娴雅,绰约无双。他不见犹可,这一见只觉耳中“嗡”的一声。他素来是个我形我素、不拘小节的狂生,当即便要上前一诉倾慕,却见又一队花灯行过,顿然失了少女踪影。

张旭拍他肩头道:“贤弟因何出神?”张若虚道:“适才明月桥头端然立着一位仙子,转眼就不见了,想是回归瑶池去了!”张旭笑道:“她非仙子,乃扬州陆长史之女,年方二八,名唤辛夷,待字闺阁,尤善琴诗。其母王氏恰是愚兄表姑。”张若虚悠然神往:“辛夷……”张旭续道:“陆长史家教甚严,可怜我那表妹一年三百六十天,只许上元节出来游玩。大唐女子,如她这般养在深闺的,也就少见。有道是:元宵灯会,三夜不禁。算来已过两日了。”张若虚道:“这样说来,明日此时,明月桥头,还能见她一面!”张旭道:“正是。”张若虚道:“初更已至,风紧寒侵,贤兄请回。”张旭道:“你呢?”张若虚道:“我就在这里和衣而睡,将息一夜。”张旭深知他禀性最不听人劝的,只得自回。

一夜一日,展眼即过,张若虚只就近买了一包细点充饥。他眼见夜色又临,整衣弹冠,兴奋不已,蓦的里眼前一花,一股寒气直通肺腑,晃了一晃,竟软倒在地。恍惚之间,身体一轻,飘飘摇摇,被前面二人的拘魂索牵着直跑。好容易停下脚来,歇一口气,抬头一望,却是“地府”二字。他揉了揉眼,又再看时,那牵索的二人可不是黑无常、白无常吗?这下既惊且惧,既忧且急。一转身,又见一女艳丽难言,正待相问,却听黑无常道:“俺道是谁,原来是曹娥姐姐.”

座上仪表堂堂的秦广王出口喝道:“狗才!怎的不分尊卑,随口乱叫?”向曹娥道:“仙姑亲临,敝殿生辉,待得尊驾仙去,就不知何年才得再会了。”张若虚道:“你……你是曹娥?”曹娥和颜悦色道:“好叫先生得知,后汉曹娥,年方十四,为寻父尸,投江就死,三日后负父尸而出。上天怜我贞孝难得,教在幽冥境内、地藏王菩萨座前修行,晃眼五百年矣!五百年间,多承阎君照看,”侧过身来,向秦广王拜了一拜。秦广王唬得硬生生扶起她道:“如今你功德圆满,数十载后,将登仙界,你升仙之后,别忘了俺们!”曹娥待要逊谢,忽见张若虚捶头道:“是梦,是梦,若虚醒来!若虚醒来!”曹娥道:“先生,此乃幽冥地府第一殿,先生阳寿已尽……”张若虚急愤道:“岂有此理!”又再捶头,只说“若虚醒来!”

秦广王喝道:“孤王驾前,岂容喧哗!来人,取生死簿来让他死心。哼,个个都不肯死,人世间怕不挤得无法立足了。”低头一看册子,吃了一惊道:“这阳寿该尽的名叫张若虎,下面这位先生却自称‘若虚’!虎做虚,虚做虎,真真鬼画符了!”

张若虚哈哈大笑,曹娥道:“阎君还是送先生回去为是。”秦广王客客气气地道:“先生稍候。”又翻片刻,笑不绝口:“书生听了!南赡部洲大唐境内扬州府中张若虚,注定神龙二年正月十八亥时三刻寿终,该二十七岁!只余三日了!”张若虚不料自己命该早夭,惊跌于地。秦广王道:“横竖只有三日了,何必往来辛苦?”张若虚惊魂稍定,抗声道:“纵然只有三日,也是人命关天,我还有辛夷未见。若不放我还阳,我莲华极乐惊佛祖,万丈绝冥喝鬼卒,叫你们上上下下无一个安乐!”秦广王怒道:“这书生胡搅蛮缠,十分可恶!通共三天,还不安生,又要见什么辛夷、表姨,叉了下去、叉了下去!”曹娥虽欲求情,见秦广王志坚,也只得缄口不言。

正是闲时光阴易过,一个定要放人,一个抵死不放;一个劝他早日轮回,一个定要还阳三日,往来僵持,忽忽已过一旬。这一日张若虚又在奈何桥畔徘徊歌吟,秦广王捺了捺火气,拱手道:“书生好兴致!”张若虚头也不回:“阎罗好兴致!”秦广王道:“书生耐性,佩服佩服!”张若虚道:“阎罗耐性,了得了得!”秦广王道:“你在这刁刁厥厥,已有一旬!”张若虚寸步不让道:“你跟我推推搪搪,也已一旬!”秦广王道:“书生,你也为我想想。拘错魂魄,其罪不小,要是你还阳路上给人发现,上天庭奏我一本,我这官帽难道不要了不成?也罢,如今你尸身已腐,只消饮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我做个手脚,许你个往生富贵、腰缠万贯,如何?”张若虚笑而不答。秦广王道:“那,许你个往生风流、锦心绣口,如何?”张若虚一笑摇头。秦广王道:“许你个往生帝胄、君临四海,这总折得过了吧?”那张若虚越发连头也不摇了。

秦广王怒火蹭蹭蹭直冲顶门,厉声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张若虚应声接道:“我就是个能饮的刘伶、强项的董令,你要怎的?”二人正相持不下,却见祥云一朵,飘然而来,浮于半空。那阴惨惨的四壁更衬得云朵五色灿然,正是曹娥。三人互相见了礼,曹娥自袖中取出一枝桃花道:“新得一物,赠与先生。”张若虚接过,信手玩赏,料她定有深意。果然曹娥道:“人间正值上元,我化为春风一道,降至扬州,信步花灯,通宵达旦,这桃枝就是在那里折的。”

张若虚听得“上元”、“扬州”二句,由不得心口突的一跳:“哎呀姐姐!那春情……”曹娥道:“撩人欲醉。”

“那江水……”

“流光浮银。”

“那花林……”

“烂若披锦。”

“那月轮……”

“皎洁澄净。”

“那夜色……”

“旷心怡神。”

张若虚直呼“妙哉!”稍顷,欲言又止、欲止还言,终于问了出来:“那……那……那佳人……”曹娥叹道:“于归有行。”张若虚大吃一惊道:“什么?”曹娥道:“先生呀,有道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先生在此盘桓一旬,你那思慕之人,就度历十春。我适才问过月老,那辛夷姑娘与扬州司马仲圣有姻缘之份,他二人喜结连理,整整八年了。”张若虚听了,一声儿不作,呆若木鸡。

秦广王虽恨他赖在地府不走,这时却也于心不忍,因劝他道:“碧桃开笑口,杨柳带愁根。因缘天注定,休得怨旁人。书生,你还是饮了这孟婆汤吧。前尘往事,全都忘了,来世做人,再修来世缘。”张若虚顺手接过,左手捧汤,右手桃花,一者通往来生,一者牵系故人,脸上似笑似哭。秦广王赔着小心道:“书生,这汤,你喝是不喝?”张若虚定了定神道:“只要你让我随曹娥姐姐悄悄回扬州探望一番,我就饮了这汤,再不烦絮。”秦广王怜他痴心,又有曹娥相随,料不会出事,且天长日久,把这不人不鬼的倔强书生耗在这里也不是事,索性道:“好好好,有仙姑引路,你但去无妨。只是快去快回,掩饰行藏,别惊动各路神仙鬼怪又去跟玉帝揭我的短。”

却说那扬州城早又上元,依旧是火树银花、流光溢彩。景物虽似,人事全非,此时已是玄宗开元三年。张若虚伤心人见繁华景,处处惆怅。那挽手登舟的,他看作“献之迎桃叶、渡江相怜灯”;那噙泪而别的,他认作“同衾亦同穴,孔雀徘徊灯”;那蛱蝶翩飞的,他当是“痴情裂坟台,梁祝化蝶灯”;那含情解佩的,他又默念成“陈王思甄宓,洛神凌波灯。”

曹娥此时已近成仙,凡人心中一动,就如口中说出来的一般,当下叹道:“先生是举目皆销魂啊!我在幽冥修炼五百年,竟不知人间有了这许多旖旎情事,缠绵怀抱。啊呀先生,前面便是明月桥了。”张若虚哪需她再唤第二声,早已忙忙地直奔桥头,蓦然间见辛夷端立桥上,一时还以为眼花,再看一回,方才认定,心中大奇,想世间有如此巧事,本为睹物思人,斯人恰恰在此。他生怕辛夷瞧见自己,往旁闪了一闪。曹娥道:“先生肉身早毁,那女子哪里见得着你的魂魄?”张若虚苦笑道:“原来生魂出窃,还有这般好处。”

只听那辛夷道:“丫环,你且摆上香烛,我临江致祭。”张若虚暗忖:“临江致祭?所祭何人?难道她那夫君已然溘逝?不信她如此命薄。”那丫环将香烛摆放齐备,退在一边。辛夷道:“惟神龙二年正月辛卯,故探花张君若虚卒。虽则缘悭一面,思之不胜其悲……”

张若虚听到这里,方知她祭的是自己,不禁又惊又喜,上前欲挽辛夷之袖,飘忽不可得——幽魂缥缈、触手难及。

辛夷又念了一回,道:“呜呼张君!惊鸿一掠便成痴,宿夜桥头衣露湿。‘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真至言也!”张若虚早已忘形,脱口叫道:“小生愿做你腰间玉、身上衣,指中棋。”欲傍辛夷之肩,飘忽不可倚——幽魂缥缈,并肩难依。

辛夷道:“奈何情深不永、天不与寿,摧肝胆兮故友魂失,裂肺腑兮同侪泪滋。悲哉张君!惜哉张君!”说到这里,伏栏大恸。张若虚在她身周焦灼环绕,只道:“若虚在此!若虚在此!”

辛夷紧紧衣衫道:“哪里来的凉风阵阵。”丫环道:“夫人,夜深露重,回去吧?”辛夷拭泪点头道:“也好。若感染风寒,别的不怕,就怕爹爹妈妈又要责怪表兄将张若虚对我的恋慕细细告诉我听,使我每年今日,来此一祭。”

张若虚这才知道,一番心意,是挚友张旭转告了辛夷。正慨叹间,见那青衣小丫环一头收拾香烛,一头问道:“要是相公问到今晚的事,我该如何说呢?”辛夷淡淡的道:“照实回禀。”丫环道:“要是相公问夫人为何祭一陌生男子,又如何说呢?”辛夷泰然道:“你就说,譬如阮步兵哭兵家女。他自然知道。”丫环应了,二人慢慢走远。桥上张若虚早又傻了。

曹娥道:“先生,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张若虚道:“阮步兵者,阮籍也。昔有兵家之女,才色殊绝,未嫁而死。阮籍与这少女素昧平生,全不相识,也不认识其父其兄,却在她的葬礼上磊落而哭,尽哀而返。”曹娥想了想道:“这样看来,这位辛夷夫人对先生并无男女之情?”张若虚脸上泪痕未干,微笑道:“这就更难得了。她当我是一介生人,偏又能明月桥上坦荡荡的祭奠,这便是林下风气。真想赋诗一首,抚琴一曲,以酬知己,可叹命寄幽司,抓不起阳间任何物事,更碰不到笔墨纸砚!”曹娥道:“先生莫悲,我有一法,或可相试。”张若虚忙问端详。曹娥道:“我当日修行之时,听地藏王菩萨言道,蓬莱仙岛,有返魂之药,可起死人而肉白骨,那时便可拈笔磨墨铺纸作诗了。曹娥不才,愿为先生求之。”张若虚连连作揖。曹娥一笑道:“黑白无常少顷自会来这儿带先生先回地府,我去去就来。”将身一转,化为一团淡金色雾气,直往海外去了。

曹娥这一施法,迅如疾风,快似闪电,遇水变水,遇山化云,到平地便仍聚为雾气,两日内横掠万里,不一刻到了蓬莱。她将法一收,雾气凝成人形,片刻后幻化成本来面目,眼耳口鼻宛然。只见那岛上琪花瑶草,碧阙灵霄,麋鹿衔花,灵龟捧寿,玄猿献果,仙鹤噙芝,果然好一处神仙福地。

却见一人施施然走来,大咧咧的道:“来者何人,报上名号!”曹娥听他问得无礼,便道:“你这仙童,管我是何人。去请你家主人出来,我有事相求。”那人笑道:“求人还这般厉害,小娘子发起了大脾气。你听着,我不是什么仙童,我是大汉苗裔、淮南王刘安,修道炼丹,服药成仙。非但我白日飞举,我家的鸡儿狗儿,吃了我余下的那些散碎药渣,无不升天,这就是有名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曹娥顿时转愠为喜,道:“上仙有礼!”刘安道:“小娘子脸儿变得好快,这才是个求人的样子。”曹娥道:“请问上仙,你那仙药,还剩些儿么?”刘安道:“我专司炼药,无所不有。这小小的金奁,堪比兜率宫里八卦炉、紫竹林中玉净瓶。”曹娥道:“不知仙药是何名目?”刘安道:“你是求财撞见赵公明——问对人了!仙方分为九品,一名太和龙胎之醴,二名玉胎琼浆之液,三名飞丹紫华之精,四名朱光云碧之丹……”曹娥不等说完便道:“可有灵药,令亡人返魂、腐骨生肌?”刘安大失所望,道:“呸,看你品貌不俗,以为见识甚高。哪知问的是不入流的三转云英之膏。我看你已脱轮回,为何还找这些下等药材?对了,你是谁呀?”

共 1045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故事亦真亦幻,灵虚九重,足踏人间仙界幽冥,描绘天地人神鬼的一段荡气回肠的传奇,读得人屏气凝神,思接千载,好不酣畅痛快。作者用笔大气磅礴,叙述奇诡迭出。特别是后篇,大笔如椽,横扫千军,席卷苍莽,把那千古名篇《春江花月夜》演绎得梦幻般旖旎,迅雷般闪回,如江河行地,日月经天。篇中人物,莫道是张旭、张若虚、辛夷、曹娥等主要人物,就连那阎王、刘安、黑白无常陪衬的一干人等,莫不栩栩如生,声情并茂,以其夺目的鲜活,巍然壁立眼前,立体灵动,幡然生色。作者以当代小说的笔法,融合三言二拍的节奏,杂取其精华,赋予当代小说技法以创新的精髓,让人一见而惊。应该说,这是作者对小说创作技巧的可贵探索,具有警醒学界的普遍意义。在纯文学的传统写作手法和络文学风行一时玄幻、穿越的对抗中,这种探索具有划时代而创未来的启示。老耕欣赏之余,向读者诸君做隆重推荐!【:耕天耘地】【江山部 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4:18:15 小说故事亦真亦幻,灵虚九重,足踏人间仙界幽冥,描绘天地人神鬼的一段荡气回肠的传奇,读得人屏气凝神,思接千载,好不酣畅痛快。作者用笔大气磅礴,叙述奇诡迭出。特别是后篇,大笔如椽,横扫千军,席卷苍莽,把那千古名篇《春江花月夜》演绎得梦幻般旖旎,迅雷般闪回,如江河行地,日月经天。篇中人物,莫道是张旭、张若虚、辛夷、曹娥等主要人物,就连那阎王、刘安、黑白无常陪衬的一干人等,莫不栩栩如生,声情并茂,以其夺目的鲜活,巍然壁立眼前,立体灵动,幡然生色。作者以当代小说的笔法,融合三言二拍的节奏,杂取其精华,赋予当代小说技法以创新的精髓,让人一见而惊。应该说,这是作者对小说创作技巧的可贵探索,具有警醒学界的普遍意义。在纯文学的传统写作手法和络文学风行一时玄幻、穿越的对抗中,这种探索具有划时代而创未来的启示。老耕欣赏之余,向读者诸君做隆重推荐!

2楼文友: 19:45:42 小说最令人难忘的就是张若虚与辛夷共唱《春江花月夜》和张旭疾书狂草的情节,将三个人的知音之交演绎到极致,读后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师兄的文风也如行云流水,在人间,仙界与地府的场景中转换自如,而曹娥的侠义,刘安的狂妄,阎王的教条主义等细节也无不刻画的入木三分,令人欣赏佩服!

楼文友: 20: 8: 这样的文字对我来说是需要时间细品的,可惜没有时间。就故事来说,还是很喜欢的。不止是张若虚、辛夷,光曹娥就令人动容。好一个春江花月夜,此情此景也该当如此。 小蚂蚁

4楼文友: 21:15:50 陶然的小说隐隐嵌着诗词最讲究的寓情于景,意于境生,内蕴高远,诗意盎然,兼具趣味和意味,而后者尤甚,欣赏了。

5楼文友: 21:27:50 师兄这这首诗的出处如此写来,妙趣横生啊! 文字荒原上的游侠

6楼文友: 21:46: 7 文章从被写出来的那刻起,沉淀的就是其本身写者的心情。这篇小说情韵袅袅,摇曳生姿,令人心醉神迷,若以画论,在色调上是以淡寓浓,虽用水墨勾勒点染,但“墨分五彩”,从黑白相辅、虚实相生中显出绚烂多彩的艺术效果。赞! 世事多磨古今同,高山流水少知音;多少闲情入诗稿,几许痴情比酒浓。

7楼文友: 21:57:24 绵密细腻的手笔,融汇了散文的灵动、诗词的气韵、小说的叙事,语言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水准一流。

学习,仰望。 我总是徘徊在牛A与牛C之间......

8楼文友: 22:01:55 一曲春江花月夜,

道尽痴情儿女心。

绝作今当为君献,

高山流水遇知音。

文笔已成惊天地,

落墨之处叹鬼神。

百转千折有佳句,

陶生演绎更情真。

我读此作倍感喟,

此作唯待有缘人。

九曲回肠回首处,

余韵袅袅已失魂。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9楼文友: 22:1 : 1 看完此文,不禁大为感喟,此文充满浪漫唯美主义色彩。实乃在下最近读过的最美的收获之一了。

语言上,亦古亦今,文言杂白,却自有一番古诗词之韵味,节奏感,情绪的抒怀与把握,有时冷如冰,有时热如火,将人感染得如痴如醉,如幻如真。

故事情节上,作者的想象瑰丽唯美,整体风格充满别致韵致的情调,想象是作家的双翅,陶然此文,将想象发挥到极致,端的是一篇不可多得之佳制。

读过之后,在想,似此文风,荡气回肠也好,百转千折也罢,其实都是深厚的文字功底的体现,陶然之才,一是天赋,二是能力。天赋在前,能力在后,故可成其佳制。

另,此文与张若虚之作《春江花月夜》之浪漫唯美,其韵致与味道,恰契合一致,故此美轮美奂,精妙绝伦。

以上仅为个人观点,如有雷同,不胜荣幸之至。

问候师兄,呵呵。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10楼文友: 22: 0: 4 美哉壮哉。 只画烟云,不写春秋事。

唐山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梅州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莱芜牛皮癣医院